<optgroup id="4ii44"><strong id="4ii44"></strong></optgroup>
<menu id="4ii44"><strong id="4ii44"></strong></menu>
<menu id="4ii44"></menu>
  • <optgroup id="4ii44"></optgroup><menu id="4ii44"><tt id="4ii44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4ii44"><menu id="4ii44"></menu></menu>
  • <xmp id="4ii44"><menu id="4ii44"></menu><optgroup id="4ii44"><table id="4ii44"></table></optgroup>
  • <input id="4ii44"><tt id="4ii44"></t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4ii44"></menu>

    常州倉木森職業服飾有限公司

    15年倉木森服飾專業工作服定制歷史常州倉木森職業服飾有限公司

    全國訂購熱線:13813596627

    訂購熱線:13813596627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新聞

    蘭州烈日下的堅守者:工作服吸滿汗水再風干

    人氣:發表時間:2016-07-08 15:52:48

    蘭州烈日下的堅守者:工作服吸滿汗水再風干


    360截圖20160708155231196.jpg

    連日的高溫讓蘭州市民或足不出戶或避之各大商場,烈日下街頭小巷的勞作者依舊堅守崗位,交警指揮著交通,環衛工清掃著路面,灑水車駕駛員濕透了的工作衫。

    灑水車駕駛員:灑水車外降溫將塵 車內汗如雨下

    夏日里,灑水降溫降塵工作量加大。7月6日,城關區環衛局灑水車駕駛員蔣永禧像往常一樣,檢查完車輛后出車作業。灑水車與小轎車不同,車內沒有空調,發動機卻又在駕駛座下方,才開了一圈,蔣永禧的額頭上就開始冒汗。從事駕駛員工作9年的蔣永禧開過清掃車、洗掃車、垃圾清運車,現在的他今開著可以盛裝8噸水的灑水車,每天繞著麥積山路、金昌路和皋蘭路循環灑水作業。

    蔣永禧作業的路段車多、人多、學校多,開車時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。從早上6點到下午3點,只有中途加水和檢查車輛的空隙他才能稍稍放松,此時的他早已汗如雨下。“別看室外溫度才30多度,我們駕駛室呢的溫度可要高達40度,甚至比這還高。”采訪中,蔣永禧一邊檢查車輛一邊告訴記者,環衛局有要求,特種車駕駛室內必須保持整潔,不能放置多余的個人物品,駕駛員們都只能拿著一個水杯上車。淌汗多了就用手一抹,根本沒空仔細擦。

    入夏以來,由于工作量大,外加流汗厲害,蔣永禧明顯瘦了、也黑了,朋友們見了他都驚訝他的變化之大。但這在駕駛員來看,確實很平常的事。每年到了夏季,城關區環衛局的 名特種車駕駛員幾乎都要被曬退一層皮,尤其是雙臂,曬傷是常有的事。他們中有一半是50歲以上的老駕駛員,一整天的工作結束后累得只想回家休息。

    綠化工:城市綠化美了 綠化工人卻黑了

    馬軍,43歲,是城關區城市管理綠化所慶陽路站的一名綠化工人,從事這一職業7年。7月6日,記者見到他時,他正背著17斤的背負式綠籬機 ,與同事在南關十字的花壇內修剪綠籬。他們的身影時常出現在街頭的綠化帶內,在這30多度的高溫之下,仍舊頂著烈日勞作。上午11時30分,才修剪了五米綠籬的馬軍,被曬得黑紅的皮膚上已經布滿汗珠,工作衫領口敞開著,沿著領口的位置一道深深的曬痕分外惹眼。他們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,忙的時候每天早上7點多出門,回家已是次日凌晨兩點多,工作量不大的時候,晚飯時分就可以回家了。

    360截圖20160708155411889.jpg

    “辛苦是肯定的,可這是我們的工作,不管怎樣都得把活干完干好。”剛剛修剪完花壇綠籬的馬軍說,每年到了夏季,防曬產品似乎對綠化工不起作用,大家的皮膚都被曬得黑黝黝的,就算隔年也不會退去。

    城關區城市管理綠化所一線的綠化工人有200余人,其中男女比例幾乎平分。每年的7、8月份正是綠化工作的忙碌時期,工作量大時大家甚至加班加點地干活,根本無人顧及自身。在綠化所里放眼望去,沒有幾個皮膚白皙的工人,雖然他們的皮膚曬黑了,可是城市的綠化卻美了。

     執勤交警:十字中央那一平方米 就是他的陣地

    360截圖20160708155449339.jpg

    7月6日中午12時30分,在雁灘古玩市場門前的十字路口,雁灘交警大隊的執勤交警趙壘上崗執勤,換下了他的同事。當時正值午高峰,往來車輛眾多,站在太陽傘下的趙壘,只有不到一平方米的范圍,那就是他的陣地。接下來的兩個半小時,他將對這一路口的交通進行指揮。趙壘執勤的時間段恰好是一天當中最熱的時段,地表溫度直逼50度。

    趙壘筆直的身軀屹立在穿行的車流中,頭頂炎炎烈日,身體被汽車發動機散發出的溫度所包圍,汗水不停的留下來,被制服吸收風干,再流淌,再風干,如此循環。比起流汗來說,更難受的是執勤民警的一雙腳,在高溫下執勤,如果保持站立,雙腳不動不能超過30秒,否則腳底板會被燙的受不了。“路面被曬得非常的熱,在一個地方不能長時間久站,久站了會使自己的腳板非常的燙、疼。雖然一走動就汗如雨下,但我們在執勤卡點執勤的時候,還是要不停的來回走動,打手勢,讓車輛有序的通過。”采訪中,雁灘交警大隊的執勤中隊指導員孟永明告訴記者,大隊共有60余名執勤交警,每天負責4個高峰崗、3個固定崗、5個護學崗,以及日間巡邏和夜間巡邏、24小時城區外圍卡口崗的執勤工作,一整天下來,交警們雙腳脫皮、染上腳氣、靜脈曲張的情況特別明顯。當有問到在這么熱的天氣下,有沒有不想堅持的時候,他們都這么說:“站在一線的民警們都非常辛苦,大家都在與高溫對抗,作為一名交警,責任重大,不管多熱多累,都必須時刻堅守著崗位。”

    炎炎烈日下,交警們盡職盡責,路過的市民和駕駛員也很熱心,還會時不時為執勤交警送上一瓶礦泉水,為其解渴。



    鋼纖維,, 交通護欄生產廠家, 常州樣本設計, 玻璃轉子流量計, 冷庫庫板,, 工作服定制, 常州工作服, 雨衣雨披, 熱軋滑輪, 牛仔布, 擴口機, 精密細長軸,
    5分3d